开启辅助访问
查看: 2707|回复: 0

[星子抗战老兵] 52师154团李少洲(李绍周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8-8 23:39:2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资料来自:关爱抗战老兵网


我叫李少洲,是民国7年旧历10月初7生的,今年95岁。我们祖祖辈辈都是当地人。屋头两弟兄。37年7月间被拉的壮丁,是向彻生(音)和胡津征(音)两个来拉的。那时候我还没得20岁,女儿还没有2岁。当时张定文是保长,把我们送到白沙,后头又被送到白市驿。我们保拉了2个人,送到白沙一共有40人,收了8个,到重庆250个收了50个。白市驿有40个补充团,我们是补充第10团,团长是湖南人。本来该在函谷的补充第6团出川的,我们团长说我们这个团的兵好,要求我们团出川,结果我们先出川了。我们到了湖北宜昌,前方的棉衣已经发过了,我们没有棉衣,交兵交不脱,后来从重庆把棉衣运过去才交脱。

我们在宜昌呆了2个月,又到沙市,德安,到长沙,又走浙江,后头又到安徽,我们是在长沙坐火车去的金华,发的鸡蛋大饼,坐了一天火车才到。从浙江到安徽徽州是坐船去的,走了半个月。抗战时候我还到过德安、长沙。长兴、宜兴,宁国、青阳、南陵、宣城,南陵、金华,抗战胜利时候我们在安徽的【1】。

注:【1】这些地方都是当年52师先后作战驻扎或者路过过的地方,很多资料都有记载。见百度百科冷欣。冷欣《从参加抗战到目睹日军投降.》、顾祝同《墨三九十自述》、《浙江省军事志》、《江苏省军事志》、《繁昌县志》《安徽省青阳县志》、《文史资料存稿选编抗日战争(下)》等。

我们部队是中央军,25军52师154团3营【2】,最先师长是冷欣【3】。我是机枪手,二等兵,一个月军饷1块钱,还有3角草鞋钱【4】。我们的轻重机枪都是苏联的,轻机枪一盘50发子弹。步枪是德国的和中正式【5】。

注:【2】【3】52师是中央军嫡系部队,由冷欣一手组建的预备第三师发展而来,冷欣任师长到1938年10月调任他职。最早是4个团,有307、308、309、312团,1941年按新编制表改编成标准3团制师3个建制团为154、155、156团。见冷欣《从参加抗战到目睹日军投降.》、顾祝同《墨三九十自述》、《文史资料存稿选编抗日战争(下)》,李少洲爷爷自己也说过冷欣之后的师长曾经3个月不发军饷,4个团长找他要饷,至于154团是那一个团换番号来的尚未找到资料说明。【4】《文史资料存稿选编抗日战争(下)》中有回忆说当年同一地区的新4军军官和士兵除了伙食外分别有3元1元零花钱,还令国军官兵很羡慕。【5】《文史资料存稿选编抗日战争(下)》中有两篇回忆文章记载52师的轻重机枪都是苏联造的。抗战期间我国从苏联购得轻重机枪9720挺,包括德克恰廖夫轻机枪(就是著名的转盘机枪,一弹盘子弹为47发)见《国军所获得的苏制装备》。

我们在江西德安打了半个月,死了很多人,休整都休整了很久【6】。

注;【6】1938年8月,52师在德安东北方向不到30公里的星子县及其附近作战10多天,伤亡军官三分之二士兵二分之一,后撤到德安附近的钱家湖附近整修,见冷欣《从参加抗战到目睹日军投降.》。

在江苏陈摊桥【7】,我们打了3天,我在一个粪凼呆了3天,我们连剩了64个人,那个河日本人也过不来,也被打死很多那个河里面的水都是红的【8】。

注【7】经查 江苏范围有类似发音的只有陈塘桥 查到有4个地方

1 溧阳陈塘桥 2宜兴陈塘桥 3常州陈塘桥 4昆山陈塘桥

这4个陈塘桥前两个所在地溧阳和宜兴都在25军52师曾经有记载活动的地方,到底是不是李少洲所说的作战地呢。从地理位置来看,溧阳陈塘桥在溧阳西边,距离104国道最近直线距离约7公里,离县城直线距离大约20公里,从战略战术角度来说视乎重要性不够。宜兴陈塘桥离宜兴县城约15公里,原104国道正好从陈塘桥通过(宜兴104国道于2010年新建改道原104国道改为X308),从战略战术角度,有可能是作战地区,查找资料,发现有宜兴成塘桥附近的作战线索,陈塘桥会不是就是成塘桥。《文史资料存稿选编抗日战争(下)》中当时52师307团2营5连排长吴舜发的回忆文章《52师和忠义救国军在皖南》一文中回忆:1939年,曾在宜兴钮家村作战3天,后又驻防成塘桥,此桥是南京到杭州的重要公路桥,侧背桥背靠连通太湖的西儿湖。从地图上看,钮家村就在陈塘桥西北6公里处,原104国道正是由中国北京,经济南,南京,杭州,到达福州的国道,旁边就西氿湖,西氿湖向东连接团氿湖东氿湖是通到太湖的,而且地图上没有找到有西儿湖这个湖。【8】《52师和忠义救国军在皖南》一文中有记载52师在钮家村和日军隔河对战3天,天天大雨,衣服全部淋湿,枪声不停,吃不好也睡不了。钮家村就在陈塘桥西北6公里处,一条河相连。

我们在长江边呆了半年多,日本人在江那边,我们在江这边【9】。4班长杨崇礼伙起别个运300担粮食去卖给日本人,结果船被拦下来,两个船上15个人除了一个女的,其他全部枪毙了,粮食充公。

注:【9】25军在1940年在23集团军编成内,23集团军防区为安徽段长江沿岸,见《国民党军简史》解放军出版社出版。《川军抗战亲历记》一书中也有回忆文章提及。

有次在长兴,范哈儿的部队【10】战斗力不行,日本人一打就退了, 我们不晓得,结果全师人被包围20天,3天吃2碗稀饭。我们部队也被告过,有回我们去换防67师,几里路走了一晚上,本来说是半夜12点换防,结果天亮才到,67师【11】师长告我们换防晚了,他们部队损失大了

注:【10】【11】范绍增部队为88军。88军和67师同属3战区部队,都曾经和25军在同一集团军编成内,见《浙江省军事志》。

半年之内打了长兴2次,第一次去了2个营没有打下来 第2次派了个迫击炮连来支援,还有几门重迫击炮,那个重迫击炮炮弹打出去像飞机的声音  结果只打了5发炮弹 敌人就自己撤退了,上面怪罪迫击炮连连长为啥不打炮,连长说敌人已经跑了,所以不打了,结果连长还是被以作战不力枪毙了。

我的耳朵就是炮弹炸聋的。民国30年腊月30到战场,初一上火线初二打萧山,一个营去打没有打得下来。班长怕死,躲在后面,喊我冲锋,结果一发炮弹落在旁边沟里爆炸,班长一只手和脚踝下面炸断了,我的眉毛都被烧了,就是这下把我耳朵炸聋了,我们医官给我说现在听力很差,老了就会慢慢听不到了。我们班长还是我背下去的,等到担架兵来来我又跑回去把机枪拖了回来。

在泾县码头打那一仗我们一个加强连200人只剩了40人,我们副营长原来是我们连长,也战死了,8挺机枪就我拖了一挺回去。

在繁昌的时候 有一次我们两排,5连一个排,7连一个排,在前面被300日军消灭了,丢了6挺机枪,7连高连长在老百姓家打牌,他听说了提起枪就跑出去了,反正再也没有回来,回来肯定也要被枪毙。、

有一次我们去和108师【12】换防,还没有到,108师就撤退了,我们也就撤退,走了一晚上到了个村子,一个兵去老百姓家找开水喝,看到煮了一锅鸡肉,正高兴,突然发现村里有日本人,赶忙跑出来,我们两个营就把村子包围起来,村里是几十个日本骑兵,被我们全部消灭了,缴获了几十匹妈,日本骑兵那个装具我还穿了的。

注:【12】108师同属25军。

打日本人抓活的都有两次,安徽一次,浙江一次。安徽是我们8个人在泾县码头。在浙江是长兴我们是两个连,我们连和一个个工兵连。

日本兵还是很厉害的。有一回我们打鸽子庙【13】一个团包围了13个日本兵,上面要求抓活的,日本兵不投降,后头实在没得法 把日本兵包围在那个屋头,放火烧死了。

注:【13】安徽宣城水东镇有个地方就叫鸽子庙

最困难的是日本人达到独山那一年,补给线被切断。我们吃的穿的都是就地解决。钱运不过来,各人用毛边纸印的钱老百姓不要,没得法,就把毛边钱给当地政府,在乡公所担菜担柴。后来补给线恢复了用钱去把那些毛边钱换回来烧了。那段时间吃麦饼豌豆,就地解决的衣服不像衣服棉衣也不像棉衣。

那时候老百姓很辛苦,又要种地,又要帮部队带路,我们外地去的人生地不熟,没有老百姓带路没得办法打仗。我们部队也经常帮老百姓做事,但是不准拿老百姓的东西,不准吃老百姓的。有一次我们团迫击炮连一个传令兵摘了老百姓两个李子,第2个还没有来得及吃就被团长一枪毙了,排长被关了2个星期禁闭。打了仗不是老百姓,经常尸体都没得人埋,也就是刨个土堆盖上。

民国28年冬月我们到安徽青阳三个月没有脱衣服,伙夫送饭要走25里路,只有晚上吃2顿饭,白天送不上来,雪大。那里死人一堆一堆的,小的七八十,大的一两百,那是川军留下的,骨头一堆一堆的,我们就把骨头还有那些烂枪堆拢来烧了。那时候我耳朵还没有聋,有一次日本人摸上来,我听到有草动,赶紧把班长摇醒,端起机枪一盘子打出去,又甩手榴弹,日本人甩了个手榴弹到我们战壕,结果没有爆炸。

打仗死的人多得很,在宁国县有两个山梁,基本上埋满了的,有好几千人,那是后方医院死的伤员,军官立个石碑,士兵就是立个木牌牌。

我们打游击也是老百姓带路。在宣城的时候,2个老百姓带路,我们一个排去破坏交通,后来被日本人发现了,他们就机枪打,我们就撤退,日本人也没有追,就机枪火力追击。还有一次我们晚上出去收了日本人电话线60斤,团长看我们没有回去,日本人也没有打枪,就派人找我们。结果我们在保长屋头睡觉。

抗战结束的时候我们在安徽的【14】,抗战完了和谈了一年,打仗3年,我还到过山东南京的,我还去看过中山陵的。49年我们在杭州解放的,当时我是副排长,我想去上海,我们部队一个云南人也是个副排长,姓杨,他劝我还是回家去。离家都十几年了,就决定回四川。我当兵屋头就收到过两封信,有一回想发电报回去,电报局的问我家在哪里,我说离重庆200里,电报局的人说太偏了 ,收不到,也就算了。回四川在路上遇到国民党的兵,他们说我是共产党嫌疑,把我关到一个老百姓屋头,那个个房东给他们说我一看都不是坏人,后来才把我放了,房东还给我了一些包谷粑做干粮。遇到个老家是灌县的也回老家,约起一路就到了灌县。在灌县几个国民党的兵把我的金戒指钱都抢了【15】,还对我打了两枪,幸好我跑得快,没有被打倒,我身上没得钱,就去给人帮忙拉车,后来遇到个95军的班长,看我穿的是部队发的衣服,问我是哪个部队的,我说我没得部队,解放了回家去。那个班长喊我去95军当兵,也是在第5连,当时没得钱,回不了家,没得法。95军是邓锡侯的部队,后来起义了【16】。我们剿匪几个月,又学习了几个月。当时部队士兵32岁就可以退伍,我多报了2岁,退伍了,我要是没有退伍过几个月就去朝鲜了。我退伍还是刘部长送我回南川的。退伍的时候部队问我回区里还是回乡里,我说回乡里,这样我就回家当农民了。

  注:【14】1942年,25军调往江西,52师调入28军编成内,依然留在皖南地区,抗战结束后才离开。见《文史资料存稿选编抗日战争(下)》《皖南事变中的国民党52师》。【15】《罗友伦访问记录》中有讲过:一般官兵剩下的钱爱打成金戒指或者金项链带在身上,容易保管也不容易遗失。【16】95军1949年12月5日在彭县起义,后改编为解放军60军180师。李少洲复员证上部队番号为180师539团2营5连。



向浴血奋战星子战场,保家卫国的抗战老兵致敬!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打开微信扫一扫

回顶部 找客服 二维码